走路不要玩手机

来源:鬼怪吧 作者:李玉童 校园鬼故事 2017-09-15
字体:

淹人

汪源和室友张天在校外吃完夜宵,走在回寝室的路上。

夜色中的校园就像一座墓园,黑雾朦胧,寂静一片。

汪源有些无聊,因为张天一直边走路边玩着手机,看他满脸幸福的笑容,就知道他肯定是在和女友聊天儿。

当经过操场旁的小路时,汪源发现身旁在玩手机的张天忽然打了个寒战,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与此同时,一个浑身呈灰色透明的“张天”从张天的身体里走了出来,转眼间就消失在黑夜中了。

汪源吓了一跳,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他转头看了一眼张天,却见一个身影闪到了张天面前,一下就钻进了张天的身体。

虽然那身影速度很快,但它靠近张天的那一瞬间,汪源还是看清了——那是一个面目全非的鬼。

“张、张天你没事吧?”汪源紧张地问。

“张天”的脸色变得十分惨白,木讷地说: “没事。”

从“张天”身上散发出的凉意让汪源心里充满了不安,很显然张天已经被鬼上身了。

怎么会这样,张天怎么好端端地被鬼缠上了?汪源来不及思考,当他们走到操场后面的露天泳池时, “张天”突然疯了一样,跑到泳池旁直接跳了下去。

张天根本不会游泳,那个鬼肯定是想让张天溺死!汪源脸色大变,不过随即又想到,张天个子高,游泳池还没他高,应该不会有事。

惨白的月光洒在池面上,“张天”身体僵硬地在水中翻来覆去,由于浮力,沉下去身体又浮了上来。

汪源急忙跳下泳池,想将张天拉上来。可张天却一把将汪源甩开,力气奇大。接着,张天表情诡异地站了起来,似乎在思考什么,接着它张大了嘴,用手将嘴角撕裂,扯到了耳边。然后,它将脑袋埋进了水中,不要命似的将水灌进肚子里。

恐惧刺激着汪源的神经,那个鬼竟然想让张天用这种办法来增加自身的重力!

很快, “张天”的肚子鼓了起来,显然已经喝不下了。但它还是张着大口继续喝。

这时“张天”不仅肚子鼓了起来,全身也跟着鼓了起来,脸肿得像个包子一样。就这样,它缓缓地沉了下去。

汪源抓着“张天”的手,想拉着它走,却恐慌地发现“张天”好像长在了水里,无论汪源怎么使劲儿,都拉不动“张天”。

过了几分钟,它的身体慢慢地溃烂,最后变成了一团模糊的血肉,和泳池水混在了一起。

汪源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恐怖的事,他惨叫了一声,连滚带爬地跑了。

切人

回到寝室,汪源面如土色,先前的恐怖一幕还历历在目,他忍不住地浑身发抖。

这时,室友刘云发现了他的异常,问: “汪源,你被鬼上身啦,脸色这么难看?”

“张、张天死了。”汪源哆哆嗦嗦地将刚才发生的事说给刘云听。

“怎么会这样,张天好端端的怎么会被鬼缠上?”刘云不解地问。

“我也不知道,太恐怖了。”汪源后怕地说。

寝室一晚上都笼罩着不安的气氛。

第二天,泳池那惨不忍睹的景象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中,一个个既恐惧又恶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虽然对张天的死感到惋惜和困惑,但汪源的注意力已经被其他的事物吸引过去了——爱情

前一段时间,汪源喜欢上了社团的一个女生。那个女生叫李婀娜,人如其名,长得漂亮秀气,婀娜多姿。

这不,晚自习的时候,汪源就通过各种手段加上了李婀娜的QQ,凭借自己帅气的外貌,很快就和李婀娜聊得热火朝天。

下了晚自习后,汪源还沉浸在和李婀娜的聊天儿中,一边走一边用手机和李婀娜发信息。

走路玩手机不安全,我们等会儿再聊吧。李婀娜发信息说。

汪源笑了笑,他正往女生寝室的方向走去,想要给李婀娜个惊喜,便回复道:好啊,要不我们现在见面聊啊,我请你喝东西?

等了好几分钟,李婀娜都没回复。汪源有些不耐烦,便收起了手机向女生寝室走去。

这时,汪源忽然看到小树林里蹲着一个女生,那个女生长发遮着脸,手动来动去,映在地上的投影就像一个张牙舞爪的魔鬼。

走近了一些,借着轮廓和衣服,汪源才发现这个女生赫然就是李婀娜。

此时“李婀娜”正用一把泛着寒光的水果刀切着自己的手,一点儿一点儿地将上面的肉切了下来,让人不寒而栗。

汪源心中大骇:李婀娜一定是被鬼缠上了,还好发现得及时,不然按照她这样切下去,还不把自己的身体全都切没了?他急忙跑过去,抓住“李婀娜”的手,想要制止它。

“李婀娜”双眼圆睁,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竟然反手拿着刀子向汪源刺过去。

见状,汪源似乎想到了什么,咬了咬牙,将从小就带在身上的玉石扯了下来,朝“李婀娜”扔了过去。

玉石刚接触到“李婀娜”的身体就发出刺眼的光,然后变成了一团粉末。与此同时, “李婀娜”的身上发出“嗤嗤”的声音,一个没有五官、浑身冒着黑气的鬼踉跄地从李婀娜的身体里跑了出去,转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看着虚弱不堪的李婀娜,汪源心疼不已,将她扶在怀里:“婀娜,婀娜,你醒醒啊!”

 

然而,李婀娜没有任何反应。

走路不要玩手机

这时,汪源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他的死对头张洋打来的。

张洋是个“富二代”,家里非常有钱。本来汪源和他没有什么瓜葛,但是张洋也喜欢漂亮温柔的李婀娜,为了这事,汪源和张洋好几次差点儿大打出手。

“千吗?”汪源没好气地问。

“刚才我在女生寝室楼下等李婀娜,想带她去看电影。等了一会儿,我看到了李婀娜,可是她的身体竟然是灰色透明的!”张洋的语气带着匪夷所思。

那肯定就是李婀娜的灵魂,汪源在心里想着,然后让张洋把李婀娜的灵魂带到小树林这儿来。

几分钟后,张洋就带着李婀娜的灵魂来了。

此时李婀娜的灵魂十分脆弱,似乎弹指可破。当它靠近李婀娜的身体时,仿佛有股吸力,它慢慢地和李婀娜的身体融为了—体。

过了一会儿,李婀娜的手指动了动,慢慢地睁开了眼。

汪源和张洋十分开心,两人知道现在李婀娜虚弱无力,便搀扶着她去包扎了一下,然后送回了寝室。

忙活了好久,汪源才回到寝室。

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汪源感到匪夷所思:为什么平时好端端的张天和李婀娜走路时会被鬼缠上呢?他也和他们走在一起,为什么鬼没有缠上他呢?还有,为什么他们的灵魂会离开身体呢?

太多的疑问就像一块块石头,压在汪源的心头,让他压抑无比。

忽然,汪源灵光一闪:张天和李婀娜有个共同点,就是晚上走路的时候都在玩手机。难道,正是因为晚上走路的时候玩手机才会被鬼缠上?

想到这儿,汪源便叫了还在玩游戏的刘云,将自己的猜测说给了他听。

刘云非常喜欢看恐怖小说,所以对灵异方面的知识略懂一二。他低着头沉思了一下,喃喃道: “走路不要玩手机……这个我有点儿印象,好像是在哪个灵异论坛里看到过。”

“那你快找一找,历史记录应该找得到。”汪源急切地说。

于是,刘云关闭了游戏,打开浏览器,在历史记录上面找了起来。

过了十多分钟,刘云终于看到了一个名为“灵异禁忌”的论坛。那里就有一条帖子,标题十分吊人胃口: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忽略的禁忌——晚上走路时千万不要玩手机。

汪源的神情变得凝重,仔细地看了起来。

现在有很多关于人边走路边玩手机而丧命的新闻。比如有的人玩手机太过专注,闯了红灯,被车撞死;有的人不小心脚踩空,摔到河里,被淹死……这样的新闻络绎不绝,可是谁又知道,这其中不是有鬼魂在作祟。

我们都知道,人是有灵魂的,有了它,我们才能正常地生活、思考。当晚上走路的时候,灵魂在我们的身体里,跟着我们一起走。但是如果在这个时候,你低着头玩手机,你额头的那盏灯就无法为灵魂照亮前面的路。再加上手机的辐射会对额头的那盏灯有影响,灵魂无法看清前面的路,就只能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走。

到了这个时候,游荡在周围的鬼魂就会趁机缠上你,然后害死你,让你做它的替死鬼。

所以,无论怎样,晚上千万不要边走路边玩手机。

计划

看完这条帖子,汪源的背脊阵阵发凉。太吓人了,联想到这几天的事,他还有些后怕。还好他以前没有边走路边玩手机的习惯,就算是玩也只玩了一下就放进口袋了。

看来,张天的死和李婀娜的遭遇正是因为边走路边玩手机从而招鬼缠身引起的。

知道真相后,汪源心里舒畅了不少,不再为这事担忧,他能将更多的精力放在追求李婀娜的身上了。

过了几天,汪源正想用几招有创意的方式向李婀娜表白,突然有个坏消息传来:张洋已经先一步向李婀娜表白了。

张洋买了上万朵玫瑰花,从校门口一直铺到了女生寝室。由于张洋的父亲是学校的校长,所以他才能为所欲为。

这浪漫的一幕哪个女孩子能招架得住,在周围学生的起哄声中,李婀娜幸福无比,羞红着脸点头答应了张洋。

 

汪源气得快昏了过去,虽然他外貌帅气,但家境普通,没有能力和张洋攀比。

晚上的时候,汪源拉着刘云到校外的烧烤摊喝闷酒。

“失恋不能失志啊。”刘云劝着汪源, “每个女孩子多少会有一些虚荣心,她选择张洋很正常。”

“哼!”汪源愤愤地说,“有钱有什么了不起。”

“怎么,听你的语气你还要将李婀娜抢过来?”刘云问。

汪源露出一丝苦笑,叹口气,没有说话。

刘云的眼中闪过一丝诡谲的光芒,语气带着诱惑地说:“我倒是有办法让你得到李婀娜……”

“什么办法?”汪源眼睛一亮。

“只要张洋死了,你就能和李婀娜在一起了。”刘云的语气带着寒意。

“让、让张洋死?”汪源惊讶地说。

“没错。”刘云点点头,“当然,这用不着我们出手,我们可以借用‘走路不要玩手机’的禁忌,让鬼杀死他。”汪源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刘云,等他继续说下去, “明晚,你找个机会单独请张洋吃饭,然后在回学校的路上,你将他拉到一个发红包的群。到时我就在群里发红包。张洋虽然有钱,但是抢红包全然是一种游戏,抢的是一种感觉,到时他就会一边走路一边玩手机。后面的事,你应该懂了。”

这的确是个好计谋,张洋又不知道“走路不要玩手机”的禁忌。为了爱情,没有过多的犹豫,汪源点了点头。

吃人

隔日,汪源找到了张洋,首先是恭喜他如愿追到了女神。再有就是两人是同学,既然李婀娜已经有了选择,两人就可以冰释前嫌了,找个地方一起吃顿饭。

张洋不知是计,还以为汪源示弱,便爽快地答应了。

晚上的时候,在校外餐馆里,汪源和张洋喝得醉醺醺的,直到十一点多,两人才一摇一晃地离开餐馆,向学校走去。

“张洋,我拉你进一个抢红包群,那个群每到这个时候都会有人发红包,看我们谁抢得快。”汪源阴阴地说。

“哈哈,女朋友你都抢不赢我,还想和我比抢红包?”张洋哈哈大笑,揶揄道。

汪源在心里冷笑一声,没有理会张洋的嘲讽,然后将他拉进了群。

此时街道上空无一人,昏黄的路灯将两人的影子拖得老长。

过了一会儿,刘云果然在群里发起了红包。张洋顿时来了劲儿,一边走路,一边拿着手机抢红包。

“哈哈,我是第一个!”张洋还没得意完,又抢起了下一轮的红包。

哼,让你得意,等下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汪源在心里恶狠狠地想着。

大约过了十分钟,张洋的脸色突然变得难堪起来,同时,他的灵魂慢慢地脱离了他的身体,自顾自地飘走了。

汪源的表情狂热了起来,急忙远离了张洋,因为很快就会有鬼要杀死张洋了。

果不其然,这个时候,马路上突然出现了很多鬼,脸上全都是血,挥舞着手抓向张洋。

这条马路前几天出了车祸,正是孤魂野鬼的聚集地。

“做我的替死鬼…--做我的替死鬼……”那些鬼喃喃地说着,锋利的指甲撕扯着张洋的身体。

转眼间,张洋被大卸八块,脑袋、四肢、内脏混合着血肉散落一地。

一阵阴风吹过,马路又恢复了平静,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唯有马路上那触目惊心的血迹和烂肉提醒着汪源,张洋已经被鬼杀死了!

“哼,张洋,这可怪不得我,谁让我们喜欢上同一个女生了呢。”汪源自顾自地说道,没有一丝怜悯,然后回到了学校。

张洋失踪了,李婀娜原本以为他是有什么事离开了一段时间。直到又过了一个星期,张洋还没有出现,才意识到可能是出了什么意外。

这段时间,汪源使了浑身解数,每天都陪在李婀娜的身边逗她开心。再加上汪源本来就英俊帅气,很快就俘获了李婀娜的芳心,终于如愿以偿地和李婀娜在一起了。

这天晚上,汪源刚和李婀娜约会完回到寝室,刘云就忧心忡忡地对他说: “汪源,我们都忽略了一件事。”

“什么事?”汪源问。

“张洋死了,但是他那离开身体的灵魂还没死,会变成鬼魂回来找你报仇的。”刘云担忧地说。

听了刘云的话,汪源紧张了起来,没想到还有这个后顾之忧: “那怎么办?”

“张洋的鬼魂一定是躲在周围,等你不注意的时候缠上你。所以,我们来个先下手为强,主动招来张洋的鬼魂。”刘云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晚上的时候,你就一边走路一边玩手机,当张洋的鬼魂靠近你的身体时,我就将黑狗血泼在它的身上,到时它就会魂飞魄散,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没了。”

汪源也没了主意,只能听从刘云的安排。

黄雀在后

又过了一天,这天晚上没有月亮,天空就像被黑色的墨水涂抹过一样,让人透不过气来。

星期天的晚上校园寂静无比,汪源在校园大道上一边走路一边玩着手机。他的心里有些害怕,有些担忧,但是想到刘云的计划,还是稍微宽了心。

而刘云则躲在周围,注视着汪源的情况。

走着走着,汪源忽然感觉自己的意识模糊了起来,身体也变得轻飘飘的。又过了几秒,他的身体传来了剧烈的撕裂感,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挣脱他的身体。

很快。撕裂感消失了,汪源看到一个灰色透明的“自己”从身体里飘了出来,毫无目的地向前方“飘”去。

“哈哈。”这时,汪源听到身后传来了刘云的笑声,顿时一股恐慌感在全身蔓延。

“汪源你上当了!”刘云阴测测地说。

汪源心中大骇,张着嘴想要说什么,却发不出声。

刘云的皮肤开始腐烂,脸上的肉也一块接着一块往下掉: “其实我也是一个鬼,以前我喜欢一边走路一边玩手机,然后被鬼杀死了。我死后,灵魂变成了鬼魂,我不愿去投胎转世,因为与其投胎转世,还不如选择一具长相帅气的肉体。于是,我便看中了你,等待机会上你的身,用这种方式继续活下去。只可惜,你平时没有边走路边玩手机的习惯。”

听着刘云的话,汪源瞠目结舌,愤怒不已,但又无可奈何。

“后来,我知道你和张洋为了争夺李婀娜拼得你死我活,于是我就有了那些计划。其实,我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上你的身,控制你的身体。”

没想到真相是这样的,汪源惊恐交加,身体想要后退,却动弹不得。看着刘云那腐烂的身体一步步逼近,他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Introduce:Adj/LIT wide person barks source and roommate Zhang Tian take food taken late at night in outside school, go on the way that winds the dormitory. The campus in the dim light of night resembles garden of a grave, hei Wu is hazy, noiseless. Wang Yuan is a little dull, because of Zhang Tian all the time the edge walks along roadside to playing a mobile phone, see him all over the face happy smile, knowing he is affirmative is to be in chat with cummer. When passing the alley by the playground, wang Yuan discovers beside the Zhang Tian that playing a mobile phone hit a shiver suddenly, the eyes also becomes blurred rise. Meanwhile, one shows gray all over transparent " Zhang Tian " went from Zhang Tian's body, before you can say Jack Robinson disappears in the night. Wang Yuan was frightened jump, do not have reaction to come over this is what circumstance. He turns the head saw Zhang Tian, see a form showed Zhang Tian however before, body that is gotten into Zhang Tian. Although that form rate is very rapid, but it stands by Zhang Tian that is flashy, wang Yuan still sees —— clear is an ulterly changed ghost then. "Piece, don't you have Zhang Tian thing? " Wang Yuan asks nervously. "Zhang Tian " complexion becomes very ghastly, wood says slowingly: "Do not have a thing. " from " Zhang Tian " send out on the body the cool idea that give lets barked uneasiness is full of in source heart, very apparent Zhang Tian already by ghost the upper part of the body. How to meet such, zhang Tian how is ground of when everything is all right tangled to go up by ghost? Wang Yuan has not enough time to think, take the open air at the back of the playground when them swim when the pool, "Zhang Tian " abrupt mad same, run swim jumped directly by the pool. Zhang Tiangen won't swim originally, that ghost is to want to make Zhang Tian be addicted to dead for certain! Bark source complexion changes greatly, nevertheless immediately thinks of again, zhang Tian stature is tall, the swimming-pool still does not have him tall, should not occupied. Ghastly moon is aspersed on pool face, "Zhang Tian " the body is stiff in water again and again, as a result of buoyancy, sink the body float come up. Wang Yuan jumps down hastily swim pool, want to pull Zhang Tian. But Zhang Tian swings Wang Yuan however, effort is strange big. Then, zhang Tian expression stood weirdly, what pondering over it seems that, catch its magnify the mouth, tear off corners of the mouth with the hand, had side side. Next, it buries the head in drinking water, not awful like water rinse abdomen in. Fear is stimulating Wang Yuan's nerve, that ghost wants to let Zhang Tian increase the gravity of oneself with this kind of method actually! Very fast, "Zhang Tian " abdomen was roused, had not drunk apparently fell. But it still is piece of move big mouth continues to drink. At this moment " Zhang Tian " not only abdomen was roused, also roused accordingly all over, the face is so swollen that the face resemble a steamed stuffed bun same. such, it sank slowly. Wang Yuan is being caught " Zhang Tian " hand, want to pulling it to go, panicky however discovery " Zhang Tian " seem to grow was in in water, no matter bark 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