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婆的故事

来源: 作者:奇案兔 短篇鬼故事 2022-01-11
字体:

  我的村庄坐落在鲁西南一望无际的平原上,在这里民风淳朴而守旧,八九十年代人们仍然过着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的生活。每当农闲的时候人们就会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唠嗑。从他们绘声绘色的讲述中,一些奇闻异事变得更加神秘。

  “算婆”,就是故事中常出现的字眼。

  “算婆”本来姓王,解放战争的时候嫁给了我们村的一个老地主当小妾。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了几十年,到了文化大革命又开始斗地主,于是他们家就开始败落了。一场风波过后整个家就剩下了两个人,一个是“算婆”,一个就是正室所生的剩。于是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从此就开始了相依为命的生活。

  七十年代,狗剩终于成家立业。“算婆”不知是觉得自己已经功德圆满,还是觉自己前半辈子已经累够了,她从此不问世事,却烧起了香火。要说老太太烧香很正常啊,农村老太基本上不都烧香吗,而且各路神仙来者不拒,什么西天活佛啦,什么太上老君,玉皇大帝什么的。可“算婆”确实烧香烧的不一般,她不敬佛也不敬道,偏偏敬两个字。老太太恭恭敬敬的在两片黄布上分别写上两个大字,一个是“刘”,一个则是“于”。然后挂在墙上,之后便天上香、祭品,一年365天从未间断。

  不光狗剩,乡亲们也认为老太婆疯了,因为全村也没有一个姓杨的,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姓刘的,还是村西头的刘瞎子。老太婆没事就在这两个字面前自言自语,而且还有什么好吃的还要先摆一些在字的前面,之后才自己吃,狗剩问她她也不说,在乡亲们看来老太太的确是疯了。

  渐渐地人们得知,老太太所敬的这两的字还是女性化的。因为又一次狗剩给她过生日,买了一个很大的生日蛋糕。吹灭蜡烛之后狗剩就准备将蛋糕切开给孩子们分着吃,但是这个时候老太婆不高兴了,她指着墙上挂的那两个字道:“仙姑说了,这个蛋糕只能我自己吃,要不她们会生气的。”有着大学文凭的狗剩差点没晕过去,他一定寻思道:“老娘吃嘴就吃嘴吧,还要拿什么仙姑来当挡箭牌。”

  从此“算婆”给人们留下了这么一个形象,就是又疯又馋。然而大家也许又要问了,那她为什么会叫“算婆”呢?所以说嘛,故事到这里才刚刚开始。

  也就是下面的这几个故事成就了她“算婆”的神秘名称。

  (刺饼的故事)

  刺饼两岁的时候忽然浑身发抖,面色铁青。刺饼爹赶忙用牛车将刺饼拉到了乡镇大医院,但是正刺饼爹刚刚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大夫告诉他孩子活不了,得的是一种罕见的绝症。但是刺饼爹并不死心,他硬是哭着又把奄奄一息的刺饼拉到了县医院里,但是县医院的大夫却和乡镇医院的大夫回答的一样。于是悲痛欲绝的刺饼爹只能把儿子再拉回家中等待着死神的到来。

  刚回到家中“算婆”就来登门拜访了,算婆也不管刺饼爹哭的有多么的伤心,她上去就斩钉截铁的说:“孩子死不了,绝对死不了。”刺饼爹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道:“大婶子,你就别拿我们寻开心了,人家县医院的医生都说了,孩子得的是绝症!”

  “你家堂屋填死过一井吧?”算婆突然问道。

  “怎么,你怎么知道,四十年前的事了,当时你还没有嫁过来呢?”刺饼爹吃了一惊。

  “把它再扒开吧,扒开之后朝里面倒些鸡血,孩子就活了!”算婆胸有成竹的说。

  “医生都说了····”刺饼爹有重复了一句。

  虽然刺饼爹不信这个,但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不拿死当活马医都不行了,况且“算婆”说得竟然斩钉截铁的。

  之后刺饼爹叫了几个人一边挖井一边听“算婆”解释。

  算婆是这么说得:“我看到了,就在井下面有一条被砸死的蛤蟆怨灵,它在抽你儿子的筋,这是你当初填井时砸死的,它现在来抱怨了,只要用鸡血把它封住就行了,孩子虽然能保住,但是少了筋恐怕以后要残废了。”

  等到刺饼爹倒完鸡血,封完井,奇迹真的就出现了,连两家医院都判了死刑的刺饼真的就活了过来,而且还被“算婆”说了个全对,就是刺饼从此再也无法正常走路了。

  事后刺饼爹又是请客吃饭,又是送金送银,反正“算婆”就是有功不受禄。但是从此“算婆”的名声却迅速在一些附近的村庄流传开来。

  (丢失的人民币)

  三富财家招了贼,一千二百元人民币不翼而飞。

  三富财本来就有些迷信,况且他感觉这次钱丢的确实有些蹊跷,门窗关的好好地,狗也没咬,鸡也没闹,就单单你从抽屉里少了一千二百块钱。他清楚地记得昨天下午他一张一张的数了十二张百元大钞,然后慎重的将他们夹在了一本破书里,然后又将书放进了抽屉里。然而第二天当他再拿出那本书时才发现书扁了,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于是他又一页页的翻了一遍,来回翻了好几遍,正翻不行他又反翻······但是最终他还是没能找到那一千二百块钱。

  他想了,钱就这么不翼而飞了,没有理由啊,就算来了贼也得有点翻箱倒柜的迹象啊,不对,事情有蹊跷,会不会有着什么预兆啊。

  于是他找到了“算婆”。

  “大婶子,我的钱不翼而飞了,我怀疑是自己招了不干净的东西,你帮我看看吧。”三富财怀着忐忑的心情说道。

  算婆点燃了一根蜡烛,然后在她敬的那两个字前面点了三支香。之后”算婆”一边闭着眼睛,一边小声自言自语(谁都听不懂她究竟说得什么)。过了好大一会儿她的额头上沁出了汗珠,然后问道:“富财啊,你确定狗没咬,鸡没叫,抽屉也不乱。”

  “是啊,一切正常。”

  “只要是不干净的东西我都能看到,但是我这次什么都没有看到,你既然说不是贼偷得,那么只能是你自己家的事了。”算婆笑着说。

  “我自己家的事?”三富财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是啊,没准是你那八九岁的小子搞的。”算婆说。

  听“算婆”这么一说,三富财也算是把心给安了一半了,既然不是什么鬼怪捣蛋也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至于到底是不是儿子捣的鬼他自己也不能确定。

  但是接下来儿子的行为却很反常,他不但不天天给自己要零花钱花了,而且还是不是的买一些稀罕的玩具。这下三富财更加相信“算婆”所说的话了,原来家贼还真是难防。终于在一顿家庭暴力之后他儿子终于交代了偷钱的事实真相。

  从此之后人们更是对“算婆”佩服的五体投地,算婆不光能算阴,而且还能算阳,不单阴阳通吃,而且还很诚实,看到了就说看到了,没看到就说没看到。

  就这样,算婆不为名不为利,阴阳两界都算透,就这样她默默的为乡亲们免费服务了30多年,以至于到了晚年“算婆”的威望达到了极点。

  (人走树死)

  2007年,算婆已经九十四岁高龄。

  都说“算婆”这辈子为乡亲们做了那么多事一定会得到一个善终。但事违人愿。

  九十四岁的“算婆”已经灯尽油枯,这一年她卧床不起,二且饭量大减,一百多斤的人最后只瘦的剩下了一具四十多斤的活骷髅。入了腊月,她已经好几天没有进食了,但是头脑却很清晰。狗剩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老娘这是造的什么孽啊,要活不行,求死还死不了。

  这事,奄奄一息的“算婆”示意狗剩靠近,狗剩低下头,“算婆”用尽全身的力气才勉强说说出了一句微弱的话:“儿啊,把那两个字撕下来,烧掉吧,你不烧了她们,娘更遭罪啊!”

  狗剩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虽然他不明白老娘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却明白只要照做就是了。

  烧完之后,“算婆”道出了惊天的秘密:“其实咱们老院的那两颗百年大树已经成精,一棵柳树,一棵榆树,娘最初看她们可怜才将她们收留,并立下了牌位养着,她们不做坏事,可以看阴阳两界,确实帮了我不少忙。但是如今我将要死去她们却胆大包天的在黄泉路上拦杀鬼卒,所以我到现在都没有死去。不过现在你烧了她们的牌位我就能安心的去赴黄泉了,记住了,我死后你们要重新再把牌位立起来,她们会帮助你们的。”说完之后老太婆安详的闭上了眼睛。

  狗剩再给老娘办完丧事之后忽然想起了那两位仙姑,于是准备去请,重新再立牌位。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两颗百年老树竟然在一夜之间全部枯死。

  (尾声)

  转眼已经好几年过去了,早已结婚生子的刺饼依旧每天拖着残疾的腿摇摇摆摆的穿行在小村的胡同之间;三富财再也不敢守着儿子的面藏钱了;还有那两颗枯死的大树依旧屹立不倒,像是在守护着村庄的安宁。

  这就是我们村的故事,也许只是巧合,也许只是谣言增添了神秘,但是这些事情,这些人却实实在在存在。

  其实“算婆”就是和我并没有血缘关系的奶奶。

  作者寄语:知恩图报,义字为先。即使魑魅魍魉,也遵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