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生活

来源: 作者:奇案兔 短篇鬼故事 2022-01-11
字体:

  我是一个平凡的人,却又有着不平凡的经历,有些想起来,都令我心惊胆战。

  我深刻地记得,那时的我只是一个中学生,有着优异的学习成绩,有一个很好的朋友,还有一段我不愿回想起的记忆。

  ‘ ‘啊,真是倒霉了。’’张君鸿又开始抱怨他的学习生活,‘‘语文改错又有一大堆了。’’‘‘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也只能怪你没有去好好复习文言文了。’’我说。‘‘唉,我一直都这么倒霉,再倒霉下去,恐怕连电杆都会倒下来砸在我头上了。’’‘‘别灰心,老张。’’说了没多久,我们就各自回到家了。到家后,我迅速吃完晚饭,就开始做作业。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作业做得非常快,本想着还要看一下书,然而睡意袭来,为了第二天能有一个好的精神状态读书,我必须去睡觉。睡了很久,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胡老师带着我们全班在一个四面都是黑暗的地方跑 ,那个环境,说是黑暗,但又能隐约地看到远方,就像有灯光照着一样,但四处看,却没有发现灯或者月亮。胡老师催促着我们赶紧跑,我不明白是怎们回事,忽然往远方一看,一个白衣女向我们这边飘来。我被吓坏了,胡老师让我们先跑,自己却拿着斧头朝女鬼冲去。忽然,女鬼消失不见了,胡老师也跟着消失不见了。回头一看,同学们也消失不见了,整个黑暗包围着我,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黑暗。我被吓醒了,灯已经亮着,妈妈已经起床去做早点了。我立刻起床穿衣洗漱去吃早点,今早起得晚,起床就已经是6:30了。我加速吃完早点,赶忙去学校,虽说只要比胡老师早到就行了,但我是组长,我得去收作业。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总觉得班上的气氛怪怪的,但到底是哪里不同寻常,我自己也说不清楚。放学后,我和张君鸿一路回家,谈起了我昨晚作的那个梦。张君鸿说:‘ ‘也许是你鬼片看多了吧,才会作这种噩梦。我有一次看了一个鬼片,做梦时就做鬼梦,最难忘记的就是那一幕,我转过头去,就看见了一个眼睛流血的白衣女鬼,可把我给吓到了。’’我说:‘‘也许是这样吧!哦,对了,张君鸿,你有没有觉得今天班上的气氛有些怪?’’‘‘好像不觉得吧。’’‘‘那恐怕是我昨晚做了个噩梦的缘故吧。’’果然,下午去上学的时候没有了这种怪怪的感觉,我顿时安心了许多。

  张君鸿篇

  今天,我听见李鑫诉说着他的梦境,说得我都有点毛骨悚然了。老实说,我今天也有点感觉班上的气氛有些怪怪的,但我因为害怕,不敢说出来。今天,本来应该是一个热闹的班级,却突然变得安安静静,甚至安静得有点可怕。下午李鑫觉得班级恢复正常,可我觉得在班级里有一种可怕,诡异的感觉,让我的脊背一凉。我不想把这些想法告诉给李鑫,因为我不想他像我一样恐惧,害怕。

  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啊,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我的心情特别好,今天是周庆放假,我和张君鸿约着一起去西山玩。步行去到了茶花园,又是大门紧闭。我说:‘‘唉,又是关门,我来西山这么多次,却只有进去过一次,它什么时候才会开门啊!’’‘‘不会等到领导来考察才开门吧!''‘‘我们要不从这条小路上去看看有没有进去的门吧!’’我和张君鸿一直沿着小路走,我们虽然可以俯视茶花园,但还是没有找到进去茶花园的路。‘ ‘看来茶花园是四面环墙了。你想不想爬到山顶?’’张君鸿说。‘‘好吧。’’我们从小路岔到了大路,沿着大路一直往前走,在路的两旁,还矗立着无数座坟墓,而且,越往前走,感觉阳光越来越少,树荫越来越多,四周一片寂静,听不到半点鸟叫声,四周还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动,还感觉四周的坟墓里要爬出什么东西一样,是死人吗?我渐渐开始害怕起来,对张君鸿说:“老张,我总感觉不对啊,我们好像一直都是往前走,好像我们现在已经不在西山上了。’’‘‘不咋个,一直往前走,就到山顶了。’’‘‘可我没走过这条路啊,我不确定啊,再说,到现在我们都还没有看到一个人啊。路两边都是坟墓,我感觉很不好,阴森森的。’’‘ ‘又没什么好怕的,你看,前面不就有个人吗。’’我往前一看,‘‘张君鸿,前,前面没有人啊。’’

  ‘‘怎么可能啊,你看,前面那个不是人吗?’’‘‘张君鸿,哪里有人啊,你可别吓我。’’‘‘哪,前面那个穿黑色衣服的老头啊。’’‘‘张君鸿,我,我,我怎么没有看到那,那个人呢?’’‘‘咦’’张君鸿揉了揉眼睛,再仔细地看了看‘‘那个人怎么不见了呢?’’‘‘张,张君鸿,我们是不是撞鬼了啊。’’‘‘怎么可能啊,刚才是我打哈欠挤出眼泪眼睛看花了。’’‘‘那我们赶紧原路返回吧!’’就在这时,我忽然看见树林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接着就看见有训练长跑的士兵向我们跑来。张君鸿说:‘‘看吧,有人来的。’’‘‘那好吧。’’我们于是跟着长跑的士兵又跑了一截,沿途也陆续看到长跑的士兵,顿时安心多了。走了一段,才发现这条路是通向别的地方,我们走错了。我和张君鸿立即原路返回,‘‘咦,老张,我怎么总觉得有人,嗯,不对,应该是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在跟着我们。’’‘‘没有啊,应该只是心理作用吧。’’走了一会,我看见路边的指示牌上写着:老鬼坟,顿时脊背一凉,催促着张君鸿赶紧离开。我们按着熟悉的路上山顶,路上经常看到人,树荫也少了,那种阴森的感觉终于消失了,可我总是觉得哪里好像有点不对劲。后来我也没有多想,只是当作一个意外罢了。

  张君鸿篇

  ‘ ‘啊。’’我又从梦中惊醒了。在梦中的我突然转头,竟然看到一个眼睛流血,身穿白衣的女鬼。啊,吓得我浑身发颤,‘‘张君鸿,你怎个了?是做噩梦了吗?’’奶奶问道。‘‘哦,奶奶,没什么。现在几点了?’’‘‘现在天都还没有亮呢。赶紧睡吧。’’我又睡了下去,可我还是一直回想刚才梦中的那一幕,以及去西山老鬼坟所看见的那个穿黑色衣服的老爷爷......

  ‘‘老张,今天上了体育课感觉怎样?’’‘‘啊,腰酸背痛的,连书包都快背不动了。’’‘‘估计,又要回去休养几天才会好了。’’‘‘老张,你同桌看上去柔柔弱弱,文文静静的,挺乖巧的一个小姑娘吗。’’‘‘唉,其实截然不同啊,她说起话都有一种霸气的气势,交的朋友都是班上那些学习不用功,上这课爱捣乱的同学,还有些是男的,下课都还来跟她说话呢。’’‘‘不会吧,你吹出来的吧。’’‘‘怎么不会,你是不晓得,她从来都是这样,这就是事实,我没有吹牛。’’张君鸿说。‘‘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所以以后看人不能看外貌啊。’’‘‘可不是啊。’’我们就在那个路口分别了。

  临近期中考了,又赶上五一劳动假,期中考就在五一劳动假收假那天开始进行。今天是五一劳动假的第一天,要赶紧复习,保证期中考能考出一个好成绩。早上我拼命的复习,到了下午,我本想继续在接着复习,忽然电话想起。我一看是蔡沛琦‘‘喂,老蔡啊,有什么事吗?’’蔡沛琦用很怪异的声音回答道:‘‘李鑫,格出来玩?’’‘‘好嘛,去哪里玩?’’你骑着单车去我家楼底下等着,我们去一个地方。’’‘‘好吧,那等我一下,我上就到。’’就在我要挂电话时,蔡沛琦忽然说了一句‘‘李鑫,如果我死了来找你,你会害怕我吗?’’‘‘老蔡,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电话那头没有了声音,蔡沛琦挂断了电话。我很疑惑,为什么蔡沛琦会说出这样诡异的声音和这样古怪的话。就在这时,我从电话上面看到了一条新闻,一个十三岁的小男孩被车撞死,我好好看了一下那张照片,倒吸了一口冷气,被撞死的那个小男孩不就是蔡沛琦吗?我好好看了一下这条新闻的日期,竟然是前天的,也就是说,蔡沛琦前天就死了。那,那刚才给我打电话的人是谁,在我脑海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我遇见鬼了。但我还是不相信这个念头,我鼓起勇气打了个电话回去,电话响了好久都没有人来接,我顿时更害怕了,我现在多么希望被撞死的那个小男孩不是蔡沛琦,而是一个长得像蔡沛琦的男孩。电话那头有人接了,是蔡沛琦的妈妈。‘‘喂,是李鑫吗?’’他妈妈有气无力的说。‘‘是的,我是李鑫,我找一下蔡,蔡沛琦,请问他,他在吗?’’‘‘蔡沛琦前天就逝世了’’说完,他妈妈就失声痛哭起来。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说了声‘‘对不起’’就挂了电话。要我一下子接受世界上有鬼,我还真的受不了,随之而来的就是恐惧和混乱,妈妈过来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我拿起书本继续复习,但我的心里已装不下其他东西,我的全部精神都全部放在了这件恐怖的事情上。到了晚上,我万分恐惧,我非常害怕蔡沛琦会回来找我,使我彻夜难眠。

  袁梓凌篇

  复习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坐下来好好玩一下电脑了。我打开电脑,蔡沛琦也在线啊,我和他联合打了几盘,从电脑上发给他话,他却一句也没有回。过了一会,他终于发过来一句‘‘我要去李鑫家里玩’’接着他就下线了。我继续接着玩,感觉无聊了,就手闲打电话给李鑫。‘‘喂’’李鑫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李鑫,蔡沛琦说是要来你家玩,他来了吗?’’只听见李鑫倒吸了一口冷气,过了一会,又平静地说:‘‘袁梓凌,你知不知道蔡沛琦已经死了,并且这还是大前天的事。’’‘‘唉,李鑫,你就别哄我了,刚才我还和蔡沛琦联机打游戏呢。’’‘‘这是真的,我没有哄你。’’李鑫很平静的说了一句,好像没有要哄我的意思。但这件事让我怎么也不敢相信,我本来还想反驳他,结果他突然把电话挂了。我仔细想了这件事,越想越荒唐,这真是不可思议。手机响了,把我吓了一跳,我一看,是李鑫发给我的一条新闻。我仔细一看,新闻上被撞死的小男孩不就是蔡沛琦吗!这,这还是前天的新闻。那,刚才和我联机打游戏的肯定不是蔡沛琦,但他的父母不可能玩游戏啊!难道刚才是别人冒充蔡沛琦的号来跟我联机打游戏?这也不可能啊。我一直不敢相信一个念头,那就是我碰见蔡沛琦的鬼魂了!我打电话给李鑫,但李鑫却没有接,我又试图打了几个电话,可是依然如此。恐惧充满了我的心头,我一个人在家,感觉世界就在我的眼前打转,家里的任何是物都让我惊恐万分。

  我深受打击,估计袁梓凌也吓得不轻。我实在是无法接受世界上有鬼这个事实,袁梓凌打电话给我,我都已经没有精神去接了,我的精神都已经快要接近崩溃的边缘了。

  袁梓凌篇

  晚上,虽然妈妈回来了,但我还是彻夜未眠,我非常害怕蔡沛琦会来找我。迷迷糊糊的,我睡着了,很快进入了梦乡。蔡沛琦就在我眼前,‘‘啊,蔡沛,你还没有死!’’蔡沛琦一句话也没有说。突然,蔡沛琦的脸开始腐烂,眼睛开始出血,变成了一个鬼的样子。我惊醒了,差点没有叫出来,我环顾四周,什么也没有。我又睡了下去,又开始恐惧了一会,又渐渐睡着了,也渐渐进入了噩梦。第二天,我精神十分不振,明天就要考试了,妈妈很担心我,不停地问我怎么了,我不敢说出这一切,怕妈妈不相信,也怕会吓到妈妈。我再一次打电话给李鑫,过了好大一会,李鑫才接电话,我想象李鑫应该是有精无力的,惊魂未定的,就像我一样,但我没想到,李鑫竟然是非常兴奋地接电话。我问他怎们样,他说很好啊,全力准备期中考试,当我说起蔡沛琦和昨晚的噩梦时,李鑫竟然狂笑起来,我问他怎么了,他不回答,只是一直狂笑。我的手一颤,手机掉了,电话也挂了,我极力鼓励自己要镇静,于是我又鼓起勇气再打过去一次,竟然没通,我又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我感到越恐惧了,现在就只有我一个人来面对这离奇的事情了。晚上很快就到来了,我害怕的不敢入眠。渐渐的,我又进入了噩梦,李鑫带我去到一个偏僻的小道里,我问他话,可他一句也没有回答,就这样向前走着。突然,他转过身,抬起头,我清楚地看到他的脸,血红的眼睛,腐烂的皮肤,还有他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突然,他向我扑来,我立即被惊醒,惊魂未定的我向窗帘那边看,竟有一个身影在那里,仔细一看,是蔡沛琦的身影!我惊叫起来,妈妈过来问我怎么了,我一直向窗帘那边看,他不见了!随后,我整夜都没敢合眼。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知道有鬼之后,我就变了一个人,变得连我自己都认不出来了。我怀着百分之百的信心去考试,完全不在乎蔡沛琦这件事,至于我为什么要狂笑呢,连我自己都说不清楚,受到打击后的我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