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之僵尸面纱

来源: 作者:奇案兔 灵异事件 2022-01-13
字体:

灵异鬼故事《古董店之僵尸面纱》讲述了中国历史之中有许多鬼神故事,有编的也有真事!比如说:水鬼、吊死鬼、僵尸、旱魃、红衣女鬼、等等.....,猛鬼品种多的数不清。我姓沈,名三道,年龄呐,也到了该成家的岁数了。熟悉我的人都叫我沈三儿,祖籍是,鬼段子分享:女友多次闹分手,让他身心疲惫。这一次她意外身亡再也回不来了。不久后,某夜女友QQ闪动,发来视频申请,打开竟看到女友在地狱中,因生前任性伤人而备受煎熬,需要他在三年内每天说一千句我爱你,方可解脱。他柔声道:“就再溺爱你一次吧。”三年后,他养了一条小猫,乖巧顽皮,不再刁蛮任性。您看懂了吗?阅读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网灵异鬼故事栏目!

中国历史之中有许多鬼神故事,有编的也有真事!比如说:水鬼、吊死鬼、僵尸、旱魃、红衣女鬼、等等.....,猛鬼品种多的数不清。

我姓沈,名三道,年龄呐,也到了该成家的岁数了。熟悉我的人都叫我沈三儿,祖籍是陕西一处偏远地区。有多偏?听我爷爷跟我讲啊,为了挑一桶干净的水,要跑到村子以外三四公里的地方,从有这么一口干净的水井,我爷爷那一辈的时候陕西特别贫穷。

后来那地方实在待不下去了,全家辗转反侧最终在上海买了房落了户。老人家辛苦了一辈子,攒下的所有积蓄在上海老街的位置,买了一家店面。

原本想着开家当铺,但是当铺流水账上需要大量的现金,才能维持住生意。思前想后搞了一家古董店,说是古董店都是别人夸赞的话,懂门道的人心里都清楚,古董店里多半都是高仿品。

老人家在古董店经营了有七八年,随后就去世了,我父亲当时在铁路局上班,母亲在医院上班,两人都没时间打理这店,最后这间古董店就交到我手里了。

店面一共分两个房间,前厅和后屋。前厅柜子里摆满了高仿的瓶瓶罐罐,您想买哪个年代的高仿品,我这店里都有。

后屋比前厅面积稍微小一点,这后屋里我爷爷收藏了不少宝贝,导致我每次进后屋的时候,都是提心吊胆汗毛竖直,头不敢抬起来仔细看这些玩意,全是一些死人用过的东西。

我特害怕这些死人用过的东西,一进后屋浑身都打冷颤,掉了漆的观音菩萨佛像,梳妆台、镜子、死人生前戴过的眼睛,用过的烟嘴,杂七杂八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你要说全是这些东西,那也没多吓人。当然还有一些更恐怖的东西,封建王朝时期,刽子手砍囚犯脑袋时,用的大闸刀,我这有!死人嘴里的封口钱,有!死人穿过的寿衣,有!

还有一些更邪门的东西,房梁绳(吊死鬼脖子上的绳头)、囚犯蒙眼的黑纱巾、我爷爷收藏爱好比较特殊,我也跟大家仔细说说“囚犯蒙眼的黑纱巾”

囚犯一般都在菜市场中央的位置砍头,那地方人多,大家也都喜欢凑热闹,台上砍头,台下看热闹。难免会有一些小朋友凑巧也看,官府为了避免小朋友的身心健康遭到伤害。

从宋朝开始就有规定,凡是即将要处死的囚犯,必须用黑纱巾把鼻子以上,额头以下的部位给遮住。首先是害怕有人来劫法场,想来救囚犯的人他认不出来,为什么?秋后问斩,刽子手砍头的可不是一个囚犯!

从唐宋元明清,五个朝代所有官老爷宣布判决的时候,基本都是这么两句台词,第一句:“呀呀呀!把他给我关押大牢!”

第二句:“此人罪大恶极,理应秋后问斩!”

所以嘛,秋天是个好日子,古时候砍脑袋都在秋天的时候执行,现在就连小情侣分手都选在秋天。

还有一种比较科学的手法,为什么选择在秋季执行砍头?秋天气候凉爽,不容易招苍蝇,冬天太冷了,老百姓都不出门,谁还有闲工夫跑菜市场来看砍头。

2002年7月16号,这一天我记得特别清楚,早晨大概什么时间我也不知道,当时我还躺在床上睡的迷迷糊糊,耳中传入两道巨响的雷电声,吓得我都从床上坐起来了,一看时间才早晨7点多。

古董店一般都早晨10点钟后才开门做生意,又躺回床上准备在睡一会儿,心里烦躁不安,此时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了。

没办法,穿好衣服裤子,下楼跑到街上早餐店买了几根油条,边吃边走大概十几分钟的路程就来到了,我的“沈老树”古董店。

光听店名,没人能猜到这店里是卖古董的。我爷爷取得店名,也是他老人家的真名,当时老人在医院病床上时,80多岁快不行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店名千万不能换,后屋那些宝贝,一件都不能扔了!

谁要不听话给我把后屋宝贝扔了啊?我晚上就来找他好好聊聊!我老爹听完后,沉默寡言好几天没跟我们说话,精神似乎都有点恍惚了。

前有人种树,后有人乘凉。我从小没吃过什么苦,也不清楚我爷爷到底是因为什么,店名始终不肯换,用真名当店名说实话真不好,特别是后屋那一堆“玩意!”我一想到就闹心。

眼不见心不烦,后屋平时我很少进,早晨打扫店里时进去一趟拿个扫把,偶尔拿后屋当个仓库使用。

我拿钥匙打开锁子以后进到店里,从木头箱子里拿出来最近刚进的货,以前我爷爷展柜的时候,说好听是个古董店,其实连个装饰品店都不如,懂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柜子里东西都是假的。

我又从全国各地古董市场里淘回来一些真货,此时手里拿了一枚清朝时期的官窑瓶,拿着放大镜正在仔细研究着,受我爷爷的影响,我从小就喜欢这些东西。

我脑袋里正想着,给手里的瓶子怎么编个故事,买卖能不能做成,有一半都靠着能言善辩,越会吹能吹出朵花,只要客人对它感兴趣,这生意至少做成一半了。

“你好,您是沈老树?”店里突然有人这么一问,给我吓得手里的瓶子差点没扔出去,抬头一看眼前这中年男子有点名堂,穿着打扮看着就像有钱人,里面紫色的西装,外面还披着一件黑色风衣。

我笑脸相迎说道: “不是,沈老树是我爷爷。”

站我面前的这位中年男子,听到我说完不是沈老树后,脸上的神色就稍微有点变化了,原先刚进来的时候特别期待的神色问我,现在则是眼神都不直视我了,转头看向一旁摆满瓶瓶罐罐的柜子,突然转头问向我:“您家里是不是有一些很特殊的东西卖?我想见识见识,可以吗?”

这人说出的普通话口音十分奇怪,他嘴里说的这句话,我在心里来回念了有四五遍。实在琢磨不透此人来自哪个区域,地方人说话口音我一般听一遍,大概就知道是哪个地方的人了。

我疑惑问道:“特殊的东西?”

客人柜台附近看了一遍说道:“没错!一件很特殊的东西,它的用处是辟邪,材质是纺织品。”

眼前客人是哪里的人,我实在猜不出来。但一听他说辟邪的东西?还要仿制品!我激动的差点没笑出声,连忙对他客气说道:“看两边的柜子,全是仿制品,正宗的仿制品。”

“我给你慢慢介绍,辟邪的东西我店里很多,桃木剑喜欢吗?”客人摇摇头,我继续说道,不喜欢没关系,佛珠、佛像、拂尘、你不会想要木鱼吧?那东西只要你喜欢,我也能搞到。

客人听完我介绍的这些东西,眉头紧皱似乎都不太满意,对我说道:“我要的是.....”

我立刻插嘴说道:“要?咱有!宝贝咱多的是,我在给你看个厉害的,这玩意可牛逼了!”

我连忙跑进吧台,翻出来我老娘跳广场舞时,用的舞蹈长剑,蹭的一声就把刀鞘拔了,说道:“您瞧瞧!这把长剑,熟不熟悉?它可是尚方宝剑,上斩天兵天将,下斩妖魔鬼怪,拿回家挂在屋里,保证辟邪!”

客人瞪着眼睛着急说道:“不是这些!我要的是一件很稀少,它很特殊!刺激拔毛!”

我当场就懵了,眼前这位中年人男子,体貌端正,脸型跟中国人没什么区别,但是最后几个字居然说的是外国话,熟悉但是很陌生的一句话,总感觉在什么电视剧里听过这句话。

我疑惑得问道:“你是哪的人?要不行这样吧,我给你打听打听,问问其他同行那里有没有你想要的东西?”

客人诚恳的说道: “我是日本人,名字叫川太三狼,家父前几天去世了,经人介绍来这里买一件辟邪的东西!”

我翻着眼睛,卷起舌头说道:“哦,小鳖犊子串三狼!你前面说的那句话,刺激拔毛!什么意思?你给我解释一下!”

川太三浪连向我忙解释道:“中国话:居....居然没有!日语是:刺激拔毛!”

“前厅不刺激是吧?来我后屋让你好好刺激一下!”我一生最恨跟日本人打交道,没有原因,没有理由,心里就是恶心日本人。

后屋里摆放的东西,别说我一个搞古董的害怕了,大街上随便拉个进我这后屋,保证能吓出一身汗。这间房很诡异,店就开在市区里,我坐在前厅时能见马路上汽车打喇叭的声音。

但是一进后屋把门关上,人站在屋里门外什么声音都听不见,而且浑身都说不出的难受,心里会猛然冒出一种莫名的紧张感觉。

川太三浪一听我要带他去“刺激”迫不及待说道:“好!请,您带我去。”

后屋离着前厅只有一道门的距离,里面已经很久没打扫过,布满了灰尘。我手里一使劲,猛的推开了后屋的门,然后迅速憋住气,为什么要憋住气?这屋里只要有点动静,灰尘都扑面而来。

川太三浪站在我身旁,则是伸着头往后屋里看,屋里这股灰尘来势凶猛,平时我都小心翼翼的进后屋,就这样都弄的我灰头土脸,今天可是找到主动要求进后屋吸灰的人了。

“咳咳咳!咳咳咳!”川太三浪咳嗽不止,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我站在后屋门边,朝着川太三浪说道:“刺激吧?你往屋里走几步,或许更刺激,我不跟着你进去了,找到你想要的东西了,来前厅找我付钱。”

川太三浪崇拜的语气对我说道:“好!你是一位好商人,很信任你的客人。”

我转身朝着前厅快速走去,让自己想发出笑声的嘴,硬是给憋了回去。

川太三浪只是站在后屋门口犹豫了一下,随即迈开脚步走进了后屋。

我低头看着手腕上的海鸥腕表,倒计时还有2分钟!后屋即将“刺激”这些死人用过东西,有一样可是会发出声音的!

(作者:因为实在是太长了,所以必须分段了。第二篇还是这个标题名字,加上2就能找到了!如果你还是找不到第二篇,那就去看短篇集《老九短篇故事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