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胆

来源: 作者: 民间鬼故事 2022-01-13
字体:

  甘肃两当农家颜七,虽是一介粗鄙农夫,但素来胆略过人,颇有豪气,尤其不惧鬼神。有一次听人说起《宋定伯卖鬼》的故事,他大笑之余不仅为之心驰神往,老想着什么时候自己也能遇见一个鬼物,到时也能看看这鬼究竟是什么模样。这一日颜七出门去集市卖菜,待回来的时候已是月上梢头了,他腹中空空饥肠辘辘,挑着担子趁着月光急急赶路,想要早点回家填饱肚子。沿着山间曲折的小径没走多久,忽听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颜七循声回头看去,只见一人隐隐约约跟在自己身后数十步外,离得远了也看不清他的样子。颜七初时以为此人和他一样是赶夜的路人,可走了一会却发现这人身上不仅没有任何行李,而且自己走快他也走快,自己走慢他也走慢,于是心中不由疑惑起来,担心这莫不是是强人盗匪之类,想要劫取自己身上的钱财,这可是白日卖菜辛苦所得,一家老小的生活所需均从此中来,万万不能被他人所夺。

  眼看身后之人一直紧跟不舍,他当即便停下脚步将扁担牢牢握在手中,转身大声喝问此人道:“你是什么人?为何要紧跟着我。”这人听他问话也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一言不发,颜七见状正待再问,忽听他阴测测地笑道:“说出来你可不要吓破了胆,我非人,实是鬼,听说你一直想见见真正的鬼是什么样的,所以特来与你相会。”颜七听这声音尖细呜咽确非人类,犹如寒风过堂一般,将自己身上听出了一层鸡皮疙瘩。可他本就胆大,此时知道对方是鬼物心中反而不甚畏惧,还大声对鬼说道:“活人我尚且不怕,难道还会怕一个死鬼不成?”说毕返身便欲继续赶路。身后之鬼听罢此言不由大怒,又对他道:“你若有胆子的话请回头再仔细的看看我。”颜七扭头斜着眼睛看去,只见此鬼头发蓬松遮住了额头,满面青黄之色,一双白多黑少的眼睛死死盯住自己,就像倒闭在路边的饿殍一般。颜七见状不屑道:“这不过和乞丐一个样子罢了,有什么可惧怕的。”说完转身便自顾自的赶路,而那只鬼见他不惧,也默无一言的紧紧跟在身后。

  又走了半里多路,颜七忽听身后之鬼又对自己道:“你倘若真是胆大的话现在再回头看看我。”颜七听罢便转头看去,只见此鬼变的身高数丈,将舌头吐出唇外就像悬挂的旗幡一样,面上又变作紫青色,双目突出精光四射,说不出的狞恶恐怖。颜七见状仍是不惧,反而对其说道:“这有什么好害怕的?依我看不过是庙内的鸡脚神罢了(鸡脚神即雷公),我早就见惯了。”说毕依然继续赶路。此鬼一听大为气馁,可心中仍是愤愤不服,于是依旧紧紧跟在他的身后不愿离去。一人一鬼行至一个山坳处,下面多是义冢,此时鬼物又突然对颜七道:“你要是胆子真巨,就在此地等我一会,我再约一人来,若是到时你不畏惧,这才算是条好汉子。”颜七一听不仅不惧反而豪气顿生,向其大声道:“这有什么难的,我刚好想在这休息一下,你赶紧去,可别趁机溜了。”说完便一屁股坐在地下点着烟筒抽起烟来。

  鬼物见他应允下来,于是便向前走去,可走了数十步又转过头来不放心地对他喊道:“你要说话算数,可千万不能逃跑啊。”颜七坐在地下挥着手大声答应了。又走了几十步,鬼物仍是转头向他喊道:“你千万别逃啊。”颜七心中颇为不耐,大声对他说道:“休要啰嗦,赶紧去吧。”耳听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终于不知所踪了。颜七坐在地下一直将烟抽完还不见鬼物回来,他抬头放眼看去只见四周一片荒芜,黑漆漆的并无半点灯火,心中一动不由想到:此时夜深只我一人,若是那只鬼又引来一个什么夜叉罗刹之类的恶鬼来,那我的小命不是就完了?眼前之际不如先找个地方暂时躲起来,到时先看看再说。想至此处他便站起身来四处张望,见山坳旁有一颗枝繁叶茂的大杨树,树身粗及丈余,于是便将担子藏在山石后面,自己手脚并用缘着树干爬了上去,坐在一个大丫杈上。

  待坐定之后他又转念一想,待会儿万一自己忍不住瞌睡睡着了,若是再从树下掉下来怎么办?于是又将头上的缠头布解下将自己的身子和树干捆绑在一起,这样即使是睡着也不会掉下去了。刚把这些事做好,就见鬼物从义冢的方向过来了,肩上似乎还扛着一物,白晃晃的像是芦席一般,月色下也看不甚清。只见它到了方才颜七抽烟的地方先将肩上之物放在地下,然后转头四顾,发现周围并无颜七的踪影,接着它便四处找寻,看见了山石后颜七的担子,于是知道颜七定然在此附近,可是一番搜索就是遍寻不见。无奈之下它便在底下大喊起来:“你在哪里?莫不是睡着了吗。”连喊数遍,颜七就是不答应。鬼物见此招无用,于是又转口道:“你不是说你胆大如斗吗?没想到现在却做了缩头乌龟,有本事就出来会会我,这样算什么英雄好汉。”待他洋洋洒洒说了半天,颜七依然不为所激,仍是坐在树上不作一声。

  鬼物见骂了半天也无济于事,过了一会忽然和声细语的说道:“你出来吧,我其实是看你胆略过人是条汉子,所以才想和你交个朋友而已,绝不会加害你的。”如此喋喋不休边说边找,一直到了鸡鸣四起五更将过的时候,眼看找寻颜七无望方才长啸一声孑然离去。颜七在树上也被折腾了一夜,眼看鬼物离去这才出了一口气,身上又困又乏,一阵倦意袭来不知不觉间昏昏沉沉的就睡着了。待到东方大白旭日初起的时候,有数人从此地经过,其中一人猛然看见地下之物不由开口惊叫起来:“这是哪来的死尸?谁放到这里来的?”另一人上前看了半天也摇头道:“若说是盗墓的,可这尸体被芦席包着,一看就是穷人啊,莫不是有人在恶作剧?”

  几人正议论纷纷间,忽听头上传来一阵呼噜声,抬头循声看去居然有一人尚在树上酣睡,几人莫名其妙不知所以,连忙站在树下大呼小叫将他唤醒。颜七睡的正香忽被叫醒,睁眼一看发现此时已是天光大亮,树下还有几个路人正满脸惶恐地看着他,于是便解开腰上的头巾爬下树来,再听路人一说方知地下芦席中躺着一具尸体,心中这才明白那鬼物的阴险和狡诈。原来它见颜七不为所吓,于是又想借助僵尸来害他,幸亏颜七机灵善变躲了起来,否则的话定然被其所害。众人听颜七一说都是面色大变矫舌不下,随即赶紧一起将这尸体掩埋起来,而颜七回到家中也后怕了好几天,自此以后再也不敢晚上出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