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鬼事

来源: 作者:奇案兔 内涵鬼故事 2022-01-13
字体:

  淘宝店生意还不错,每天都有几十单,而且呈良性循环,稳定上升。这可将我和老婆忙坏了。标题和详情优化、客户交流、整理货物、包装发货,每天都累得够呛。

  夜里0点左右,老婆先睡了,因为太累,所以倒头就着。我守在电脑旁,忙着上下架等琐碎的事情。夜深人静,只听到我打字的声音和抽烟的呼吸声。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两点钟,夜最深的时候。

  忽然,“叮咚”,旺旺响了,这个声音往往就有成交,平时,我会很兴奋,而现在,我却很吃惊。夜里两点多,谁会和客服聊天,除非,是

  “亲,在吗?”对方的昵称是笙笙。通过旺旺可以知道,她是在浏览一件女式羊毛呢大衣,这件是本店的爆款。正品质量,销量最好。

  见她看这件衣服,我忽然来了精神,回复道:“亲,在的,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这件XL的有货吗?”她说的就是这件羊毛呢大衣。

  “什么颜色呢?”我问。

  “红色。”

  “有货的。”我说。

  “什么时候发货?”

  “明天上午。”

  “尽快发货,我等着穿。”她说。

  我很纳闷,现在还是夏天,她怎么等着穿毛呢外套呢?转念一想,也许人家那地方冷呢。

  “放心,我们是闪电发货的。”

  叮咚,叮咚。她付款很快。真是一个好买家,我这样想着。和她说:“祝您购物愉快。”

  再看时,她已经下线了。

  日子周而复始,两天后的下午,接到了快递员的电话。说是有一个快递没人收货。需要退回来。

  我查了下单号,发现是前两天夜里两点,笙笙的订单。

  我拨打笙笙的联系电话,打了十几遍,无人接听。

  我打电话给快递员,说:“人家留的地址很详细,你送货上门吧。”

  快递员说:“地址上的地方方圆一里只有一户人家,那家前几天就没人了。”

  “没人?什么意思?”

  “男的十几天前出事故死了,女的几天前也死了。家里一个人也没有。包裹送给谁?”

  我埋怨物流不想送货,现在的物流,偏僻点的地方都不送货,还满是借口,这次,竟然咒人家死。无奈之下,只好让物流将包裹带回来。

  过了两天,我依旧很晚才睡。两点的时候,旺旺又响了起来。是笙笙。

  “我买的衣服,怎么还没到呢?”

  “亲,几天前就到了,当时联系不上你。”我解释。

  “衣服呢?”

  “快递退回来了。”我说。

  “为什么退回去?不会是你们没发货吧?”

  “亲,我们有物流信息和电话拨打记录的。”

  “再发来吧,我等着穿。”她有些不耐烦。

  “亲,请您保持电话联系,好吗?”

  “夜里送货吗?”她问。

  夜里谁送啊?我心想。“夜里不送的。快递也要下班啊。”

  她又说:“只有夜里才能见到我。”

  我纳闷,但又不好怎么说,毕竟她是客户。“那怎么办?夜里,快递员下班了。”

  “那你就自己送来,夜里送货上门。”

  “亲,我是淘宝店主又不是快递员。”

  “我老公以前经常从你们店里给我买衣服,是你们的高级VIP呢,可以特殊对待的吧。”

  我说:“亲,您白天可以抽点时间接货的呀。”

  “要不,我给你钱。”

  “这不是钱的事,亲。”

  她忽然不说话了,一会,她忽然说:“给你支付宝打了1000元,够了吧?”

  我去支付宝一查,果然多了1000元,是她汇的。

  我说:“我实在走不开。再说也不能收您这钱。把钱退给您吧。”

  “不够是吧,我再出5000.够了吧。你去查。”

  我查了下支付宝,又多了5000块。再去找她,她已经下线了。

  我很为难,和老婆商量很久,决定将衣服送过去,将钱退给人家。第二天,我坐上了到云南的列车。

  第三天下午,按照笙笙留的地址,找到了她家。她的家还是真够偏僻的,周围全是山。山窝里,稀稀落落的住着人家,像是散落的棋子一样。

  她的家是一座两层小楼,很古旧的那种。墙皮泛着古黄色。坐落在一个小山谷中。

  因为是山谷,草长得颇为茂盛。楼前已经长出了及膝的青草,显然,已经有段时间没人来过这里了。

  一楼的门上上着锁,锁芯有些锈迹斑斑,似乎是被雨水淋的。

  我喊了几声,没人答应,心想,白天没人在家。只好离开了。走了几里山路,到县城住到宾馆里。一路上,心里总是毛毛的,总觉得不对劲。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来。

  到了宾馆,泡了个热水澡,热水驱赶了疲惫和心里的一丝恐惧,才躺在床上,可却一直睡不着。

  不知过了多久,叮咚,叮咚,手机旺旺响了起来。我赶忙拿过手机。

  “你来了?”是笙笙。

  “来了,下午到了你家,可是没人。”我赶紧回复道。

  “我现在在家,你来吧。”她说。

  “现在?”我实在不想再去了,一路上几乎都是山,荒山野岭,深更半夜,谁敢去。

  “我只有现在在家,你来吧。”

  我壮了壮胆,答应了她。毕竟6000块钱不是小数目,一定要还到人家手里。

  山,除了山还是山。深夜里,月色朦胧,我摸索着山路,顺着白天的记忆路线迈动着两条腿。

  山风兽吼,树影攒动,身旁身后悉悉索索声响不断。像是身后一直有人,几次回头看,却什么都没有。

  吓得我一路小跑,半小时后便到了笙笙的家。可是她家楼上楼下仍然漆黑一片。借着月色,发现,一楼的门,和白天看到时一样,上着锁,锁芯有些锈。

  我给她打电话,二楼上一间房里传来了手机铃声。响了很久,没人接听。

  我准备再拨打时,短信响了。

  “我在二楼,你上来。”是笙笙。

  “还是你下来吧,我这样上去,不方便吧。”

  “没什么不方便的,你上来吧。”

  月光下,楼梯上遍布着灰尘和草叶,我走过之后,脚印赫然在目。可是除了我的脚印之外,只有灰尘。我看向上面的楼梯,一个脚印也没有。她是怎么上去的?难道她一直在上面不下来吗?

  忽然身旁墙上人影一晃,我喊道:“谁?”回头看看,原来是院中高树在月光下的影子映在墙上,随风摆动。

  我一口气跑上了二楼。二楼一共两个房间,房间里皆是漆黑一片。没有开灯。

  我又拨打笙笙的电话。铃声在我身旁的房间里响了起来。

  还是没人接。紧接着,短信又来了。“就在你身旁的房间,门开着呢,你进来吧。”

  我看着短信,再想着眼前发生的事情,想到了快递员的话,不禁汗毛倒竖,心里不停地打着哆嗦。

  我哪里还敢进去,颤抖着双手打字道:“我就不进去了,衣服和钱放在门口,我走了。”

  发完短信,我将包裹和钱放到门口,然后不敢向房里看一眼,慌忙转身下楼。

  刚刚下到一楼,短信响了。

  我战战兢兢打开短信:“你为什么走了?呜呜呜呜。”

  二楼上的房间里似乎传来了女人的哭声,呜呜咽咽,断断续续,飘荡在?a href='http://www.youze.cc/xiaogougs/' target='_blank'>缋铩N颐倾と唬蟊趁敛粒醯糜腥苏驹诤竺妫易恚乖谖液竺妗?/p>

  我问道:“你是人是鬼?”

  “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我犹豫,想上离开,可是两条腿像是灌了铅似得,不听使唤。

  短信又响了:“放心,我不会害你,你上来吧,求你了。呜呜呜。”

  二楼的哭声又响了起来。

  我上了二楼。来到了门前,弯腰拿起包裹和钱,手里有东西,心里稍安了一些,轻轻推开门。月光随着门的打开,一股脑地涌了进去,照亮了门内巴掌大一片地方。房内除了这块巴掌,一片漆黑。

  “进来吧。”短信又来了。

  房间里,除了黑,还是黑,什么也看不见。很安静,安静地只能听到我自己的呼吸声。

  一阵安静之后,我的眼睛也适应了黑暗,终于隐约看到了房间里的样子。房间很宽敞,我站在门口,房间中央空荡着,对面的墙上有扇窗户,窗户下摆着两个沙发和茶几,里面摆着一张床和一些家具。似乎是主人休息的地方。

  床沿上坐着一个女人,面朝里,看不见她的模样。

  “坐吧。”她说话了,我清晰地听到了她的话。

  “你可以说话?”

  她点了点头。“只有你看到我之后,才能听到我说话的。”

  怪不得她一直不接我电话,而只是发短信了。鬼真的能发短信吗?我感到好奇。

  我问:“你真的是......?”我不敢说出鬼这个字,但是我知道她懂我的意思。

  她又点了点头。

  我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将衣服和钱放到了茶几上。

  “你的衣服和钱放这儿了。”

  “钱是给你的,你留着吧。”她的语气彬彬有礼,似乎生前是个知书达理的女子。

  “我不能要这钱。”我提着胆子说,和鬼说话,还是第一次。

  “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这钱就当是酬劳吧。”她说话时,始终背对着我。

  “我能帮你什么忙呢?”

  “帮我将衣服烧了。”

  “啊?为什么?这可是新衣服?”我差点没站起来。

  “不烧,我怎么穿呢?”

  我忽然想明白了,差点忘了她是鬼了。

  我说:“就这个忙?”

  她点了点头。

  “在这烧?”我问。

  她又点了点头。

  我说:“好吧。”

  她说:“我知道,让你烧你卖的衣服,你肯定很心疼。你知道,我为什么买你家衣服吗?”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心想,难道这里还有故事。

  她说:“我老公很疼我,总给我买衣服和礼物。一次,在你们店铺里看到了很多漂亮衣服,给我看,我也很喜欢。他就收藏了你家店铺。竟然发现,你家店铺号是331947。你知道,谐音是什么吗?”

  我摇头。店铺号我当然知道,就是用户打开淘宝网,只要搜索331947就能找到我的店铺,可是谐音,我还真不知道。

  她接着说:“331947,谐音就是,笙笙,你就是妻。笙笙,你就是我的妻。”

  她说这话的时候,虽然看不到她脸,但依然能感觉她一脸幸福的样子。似乎在模仿她老公的话,想到了她的老公。

  “笙笙,是我老公喊我的昵称。他喜欢这样叫我。他觉得和你们店铺有缘,所以就经常在你们店铺给我买衣服。”

  我说:“你老公对你真好。”

  “我老公,很疼我。为了让我过上好日子,便去和村民们一起炸山,没想到,发生了意外,他被炸死了。呜呜呜呜,他都是为了我死的。呜呜呜呜。”

  听她的哭声,我的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一会,她停止了哭声,说道:“他是我的全部,他死了,我也不活了。我便跟着他一起走了。”

  我诧异道:“你、你是自杀的。”

  她点了点头:“我要去找他。可是当我死后,忽然想到,我要穿他最喜欢的衣服去见他。上次他在你店铺里看到了这件羊毛呢大衣,说我穿了肯定好看。准备买,我说现在天热,等天凉了再买。没想到第二天,他就出事了。”

  我听着她的话,明白了,她为什么说等着穿这件衣服了。

  我拿起打火机,点着了衣服。因为是真羊毛的材质,所以燃烧时,一边冒烟起泡一边燃烧,伴有烧毛发的臭味。烧了很久,快烧完时,天已经露出了鱼肚白。终于烧完了,灰烬很多。望着一堆灰烬时,传来了她开心的声音。再一看她,她的身上已经穿上了刚刚烧掉的羊毛呢大衣。

  “谢谢你。天快亮了。我得走了。”说完,她便不见了。

  看着桌上的6000块钱,我拿起打火机,将钱放到灰烬上,烧给了她。然后,起身离开了房间。离开了二层小楼,回到了宾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