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的翅膀

来源:鬼怪吧 作者:北屋 校园鬼故事 2017-09-08
字体:

目击

最近,徐小展注意到,学校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男生。

这个男生总是在傍晚时分来到学校广场的布告栏前。戴着一副高度近视镜的他,仰着头,眯着眼睛去看布告栏的左上角。看过一段时间之后,他就会摘下眼镜,揉揉疲劳的眼球,然后转身离开。

布告栏是公布学校大小事项的地方,有人在这里查看布告栏,本来不算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不过,自从学校建立了网站之后,公告大多贴在了网站上,这个布告栏,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过了——这就是徐小展对那个男生好奇的原因。

那个男生,为什么要去看一个几乎空白的布告栏呢,那上面究竟有什么?

这天傍晚,当那个男生离开之后,无事可做的徐小展忽然难抑自己心中的好奇,来到了布告栏的旁边。只见布告栏一片空白,玻璃久未擦洗,上面一片污渍。徐小展眯起眼睛,仔细向布告栏的左上角看去。

此时,夕阳还没有完全落山。徐小展迷惘地看了一会儿,忽然,他一下瞪大了眼睛,惊恐地后退了两步,脸色已经变得苍白无比了。

因为就在刚才,徐小展注意到,有一个奇怪的景象映在了玻璃上。那是身后不远处的女生宿舍楼,而就在宿舍楼四楼的窗外,一个身穿红色衣服的女生,正挂在墙上摇摇欲坠。

徐小展看不清女生的脸,让他害怕的是,女生的身体过度轻盈,似乎正在随风飘荡。

徐小展吃惊之下,自然而然地转身向女生宿舍楼的四楼望去——那里的窗外,哪里有什么女生?

难道,那个男生并不是在看布告栏?

难道,那个男生,是在通过布告栏的玻璃,观察那个随风飘荡的“女生”?

徐小展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他不敢再停留在布告栏旁边了,惊慌失措地离开。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他下意识地朝女生宿舍楼看了一眼,急忙停下了脚步。

徐小展看到,在女生宿舍楼的楼顶,站着一个人,那个人不停地躬身向下张望,似乎准备跳下去。徐小展吃了一惊,忍不住大叫一声,向女生宿舍楼跑了过去。

那个准备跳楼的人,居然就是那个每天查看布告栏的男生!

徐小展跑向女生宿舍楼,是要阻止那个男生跳下去。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在夕阳被黑夜掩盖住的一瞬间,那个男生纵身跳了下去……

“我早就做好看到血流满地情景的准备了,可是,当我跑过去的时候,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徐小展惊慌地搓着自己的双手,身体微微发抖, “那个男生居然并没有摔死!”

此时,正是晚上九点多,徐小展和同学邓飞坐在学校外面的一家餐馆里,徐小展正把自己看到的怪事讲述给邓飞听。

“也许,是你看错了,”邓飞喝了一口啤酒,皱起了眉头, “一个人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怎么可能没事呢?”

“一开始,我也认为自己看错了,可是,当我赶到现场的时候,发现那个男生正若无其事地准备离开!”徐小展禁不住激动了起来, “这绝对不是巧合!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我根本没有看错,那个男生真的从楼上跳了下来。而最让我害怕的,是他离开时的身体姿势——他微弓着腰,双手后负,就像……”

“就像什么?”

徐小展忽然打了个冷战: “就像是在背着一个看不见的人!”

怪事

其实,徐小展来找邓飞的时候,对那件怪事,就已经有了结论。

那个男生跳楼的位置,正对着那个出现在布告栏玻璃上的诡异女生,他之所以跳下去,很可能就是为了解救那个女生。唯一让徐小展不解的是,那个男生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为什么没受一丝损伤?

莫非,那个男生和那个红衣女生一样,都不是活人?

徐小展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这时的邓飞,也不得不相信徐小展的遭遇了,他沉吟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如果说那个红衣女生是鬼魂的话,那个男生就肯定不是鬼魂了。因为你能用肉眼看到男生,却无法看到女生,这就说明,他们两个不是同类——你还记不记得那个男生长什么样子?”

徐小展略一回忆,就把那个男生的样子描述了出来。谁知道,听到徐小展的描述,邓飞的脸色一下沉了下去。

“你所说的这个男生,应该是赵柯,他在一年前退学了。他退学的原因,是因为骚扰陈文静。”

赵柯?听到这个名字,徐小展一下想起来了,一年前的确有一个退学公告出现在了学校的网站上。他之所以记住了这个公告,是由于伴随着公告而来的一些流言。

据说,赵柯一直在骚扰陈文静,最后一次骚扰她的地点,居然就在陈文静的寝室。当时是夜里十一点左右,赵柯出现在了陈文静所在的寝室。而最让同学们吃惊的是,事发之后,陈文静住进了医院,这更让大家好奇那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赵柯为什么突然又出现在了校园中?

“邓飞,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徐小展盯着邓飞,慌忙问道。

邓飞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其实,关于赵柯骚扰陈文静的事情,学校里一共流传着两个版本。其中一个版本我们都知道,而另外一个版本,只在女生之间流传。如果不是我现在的女朋友曾经是陈文静的室友,我也不知道女生间还流传着另外一个版本。这个版本是:赵柯事发的时候,并没有进入陈文静所在的寝室,而是在窗外悄悄偷窥陈文静。一个睡在窗户旁边的女生,觉得气闷,突然打开了窗户,这才发现,窗外有个人在向寝室里偷看。”

 

“这个赵柯,真是胆大包天!”徐小展义愤填膺地叫了起来。

邓飞的脸色却很古怪,他看了徐小展一眼,低声说: “赵柯的行为,不是胆大包天,而是恐怖无比!因为,陈文静的寝室是在五楼!”

徐小展大吃一惊,手里的筷子一下掉在了地上。一个活人,怎么可能凭空出现在五楼的窗外呢?这个赵柯,身上究竟存在着多少秘密?

就在这时,邻桌的一个男生忽然站起来,坐在了徐小展的旁边。这个男生叫孟小宇,和徐小展住在同一层宿舍楼,平时二人见面只是简单打个招呼,除此之外,二人之间并没有太多的交集。

在徐小展和邓飞交谈的过程中,孟小宇一直在听,听着听着,他终于忍不住坐了过来。

“我听你们一直在谈论赵柯。其实,发生在赵柯身上的怪事,不只是这一件,有一件事,我藏在心里很久了。那是在一年前,我和女朋友在操场上看同学放风筝……”

孟小宇所说的遭遇,正是在赵柯退学之前。当时是傍晚时分,他和女朋友坐在操场上看别人放风筝。当然,两个人只是想找一个浪漫的地方说说悄悄话,并没有太在意天上的风筝。

时间过得很快,夜色降临了,放风筝的同学一个个离开了,只剩下四个人还在扯着风筝线。孟小宇和女朋友也准备离开,就在离开之前,孟小宇无意中向放风筝的人看了一眼,接着,他惊讶地停下了脚步。

放风筝的明明是四个人,但是,孟小宇却看到,天上只有三个风筝。他慌忙向放风筝的人看去,这才注意到,其中一个男生脸上带着兴奋的笑容,正扯着一根很粗的风筝线,可是在风筝线的另一端,根本没有风筝。

“他就像是在放一个隐形的风筝,”孟小宇认真地说, “这个男生是谁,你们应该猜到了吧……”

翅膀

徐小展马上就猜到,那个放风筝的男生,就是赵柯。他想要向孟小宇说什么,刚一开口,忽然闭上了嘴巴。

因为就在这时,徐小展突然看到,赵柯走进了饭馆。

赵柯进来之后,要了一份番茄盖饭,就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徐小展、邓飞和孟小宇对视了一眼,都闭上了嘴巴。

二十分钟过去了,夜色更加深了。吃完饭的赵柯一走出饭馆,三个人再次对视了一眼,都没有说话,起身跟了上去。

他们三个,都想解开心中的疑惑,而唯一的办法,就是跟在赵柯的后面,看看他会不会再次做出什么怪异的事情。三个人极有默契地打定了主意,悄悄跟在了赵柯后面,不知道走了多久,赵柯转身进入了一栋大楼,三个人无法再跟踪下去了,只好各自叹息一声,停了下来。

很快,大楼四楼的一扇窗户亮起了灯,那显然就是赵柯的家了。

“没办法了,我们还是先离开吧。”徐小展说了一句,转身和孟小宇就要离开。这时,他发现邓飞居然脸色惊恐地看着那扇窗户,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莫非邓飞发现了什么状况?想到这里,徐小展急忙停下了脚步,低声问: “邓飞,怎么了?”

邓飞眼神空洞地把脸转向了徐小展,颤声说: “我记得这个地方!一年前,我曾经让你看过一个主题叫‘我的上一位房客’的帖子,你还记得其中一个名叫‘暗夜独行’的网友的跟帖吗?”

徐小展仔细回忆了一下,就记起了那个帖子的内容。一年前,学生之间流行在学校外面租房住,其中一位同学建立了一个租房贴吧,在这个贴吧上面,有各种各样的租房故事。其中一个名叫“我的上一位房客”的帖子,引来了很多跟帖,而其中一个跟帖,却让看到的人不寒而栗。

这个帖子里记录的,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故事:

有一位同学,租下了一间非常便宜的房子,在租房之前,他就知道,有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生死在了那里。他是个胆大的人,就安心地住了进去,之后,并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直到有一天,他出门之后,忘记关窗户了。

 

当天,这座城市罕见地迎来了一场沙尘暴,这位同学晚上回到住处的时候,就发现房间里布满了尘土。他费了很大的力气,终于把房间清理干净,接下来就该清理天花板了。谁知道,他抬头向天花板上一看,忍不住大吃一惊,天花板上满布尘土,在尘土的中央,居然有一块非常干净的地方。这个地方的形状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人。

大胆的男生很快就从惊慌中平静了下来,他登上桌椅,伸手向天花板中央的位置探去。这么一摸,没有摸到天花板,反而摸到了一个浑身冰冷的人……

原来,那就是那个红衣女生的鬼魂。不知道为什么,它的身体不停地上升,被天花板阻隔了。

看到这个帖子的人,都认为这个男生是在编故事博眼球,男生却坚持说自己的遭遇是真实的。他甚至留下了地址,欢迎网友过来验证。当然,没有任何一个人去验证这件事。

现在,徐小展和邓飞才想到,那个男生所留的地址,正是赵柯的地址!

那个男生,很可能就是赵柯!

红衣女生的鬼魂不停地上升、看不见的风筝、五楼窗外的窥探、跳楼却安然无恙……

这一切怪事很快在徐小展的心中串联起来,真相刹那间浮现在了徐小展的心头。

只见徐小展脸色一变,颤声叫了起来: “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赵柯发现被困在天花板上的鬼魂之后,一点儿也没有感到害怕,他甚至觉得很有趣。于是,有一天,他用绳子绑住了红衣女生的鬼魂,在操场上放风筝!后来……”

听到这里,邓飞的眼睛亮了起来: “后来,他突发奇想:何不把这个鬼魂当成自己的翅膀呢?于是,在一天夜里,他把鬼魂绑在了自己的身上,出现在了陈文静寝室的窗外!”

苏醒

事情的真相,已经很明显了:偷窥陈文静的事情被撞见之后,赵柯急忙回到了地面,为了掩盖事情的真相,赵柯只好忍痛解开了绑住鬼魂的绳子。当他被抓到之后,谁也无法解释,他是如何出现在五楼窗外的,这件事就成了一件悬案。不过,心虚的赵柯,还是主动退学了。

退学的赵柯,对他的“翅膀”念念不忘。不过,他知道那个鬼魂是肉眼无法看到的,他不可能再找到它了。

哪知道,有一天他重游校园,当他无意中看到布告栏的玻璃时,惊喜地发现那个鬼魂并没有随风飞走,而是挂在了女生宿舍楼上。

于是,赵柯一边思考把它取下来的办法,一边不停地确认它是否还在那里——这就是他总是在傍晚时分查看布告栏的原因。终于,有一天,他想到了一个取下“翅膀”的办法,那就是从楼顶跳下来。

在赵柯的身体从那个鬼魂身边掠过的一瞬间,他伸手抓住了鬼魂,因此平安落地。

听完徐小展的推测,邓飞和孟小字目瞪口呆。他们心里都在想着一件事:从赵柯偷窥陈文静的行为来看,赵柯是个心理肮脏的人,这样一个人,如果再次得到“翅膀”,肯定会做出什么更肮脏的事情来。

三个人若有所思地仰头向赵柯的窗户望去,突然,他们同时一怔。

他们这才注意到,赵柯的窗户已经没有了灯光,同时,大楼的楼顶,一个熟悉的人影一闪而没。

赵柯上了楼顶,他肯定是要利用那个鬼魂做什么不好的事情!想到这里,徐小展咬了咬牙,当先向楼梯冲了过去。

五分钟后,气喘吁吁的三个人出现在了赵柯的面前。

楼顶上的赵柯,身上果然绑着一根绳子,而他身上,穿着一件满是口袋的衣服,每个口袋里,都装着一块铁块。赵柯从女生宿舍楼跳下的时候,显然就穿着这件衣服,不然的话,他无法把那个鬼魂拉向地面。

不能再给赵柯飞行的机会——三个人快速地向目瞪口呆的赵柯冲了过去。很快,四个人扭打在一起。

三个人对付一个人,实在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赵柯马上就被制住,身上那件古怪的衣服被孟小宇脱了下来,徐小展这才发现,那根绳子并非绑在赵柯身上,而是和那件古怪的衣服连接在一起。

绳子的另一端,显然就是那个红衣女生的鬼魂!

“赵柯,我们已经知道你的秘密了。”邓飞厉声说道, “我们今天就要斩断你的‘翅膀’!”

谁知道,赵柯对邓飞的话没有一点儿反应,而是脸色惊恐地看着徐小展和邓飞身后。

徐小展和邓飞一怔,慌忙回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孟小宇已经把那件衣服穿在了自己的身上。

“你、你干什么?快脱下来,让那个鬼魂飞走!”徐小展的心沉了下去。

“我在想,这么好的东西,何必要浪费呢?”孟小宇的脸上突然出现了贪婪而狡黠的笑容, “这个‘翅膀’,我就收下啦!”

说着,孟小宇丢下了三块铁块,身子一下升到了半空中。

“快脱下来!”不知道为什么,赵柯神色异常惊慌,他挣扎着站了起来,颤声大叫, “你知道它为什么一直任由我摆布吗?”

徐小展一下愣住了,他忽然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那个鬼魂被挂在女生宿舍楼上的时候,它大可以自行飞走,为什么一直任由自己被挂着呢?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早就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就是,它会不停发出粗重的喘息声。直到今天晚上,我才明白过来——它一直在沉睡!”赵柯浑身颤抖, “这就是为什么它一直任由我摆布的原因!可是,今天晚上,事情变得不对劲儿了。它的呼吸声越来越微弱,就像是一个人在醒来之前的反应……”

原来,它之所以甘愿当赵柯的翅膀,并不是它的本意,而是因为它一直处在沉睡的状态。假如它苏醒过来的话,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看来,赵柯来到楼顶的目的,是要把它给放飞!

孟小宇的脸色一下变了,他急忙脱下了那件衣服。

可是,他的身子并没有落下来,就像是有一双看不见的手猛地抓住了他!

孟小宇忍不住失声尖叫起来。

伴随着孟小宇的尖叫声,他的身体越升越高,终于完全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Introduce:Witness recently, xu Xiaozhan notices, a strange schoolboy appeared in the school. This schoolboy always comes to the front of the bulletin board of school square in dusk time. He what wearing looking glass of myopia of a pair of height, admiring a head, eyeball of have sth in mind of narrow one's eyes goes seeing the top left corner of bulletin board. After seeing period of time, he can pick next glasses, knead the eyeball that kneads exhaustion, next face about leaves. Bulletin board is the place that announces school size item, somebody examines bulletin board here, do not be a strange thing originally. Nevertheless, since the school after building a website, announcement is stuck on the website mostly, this bulletin board, already very long had not used —— this is Xu Xiaozhan's curious to that schoolboy reason. That schoolboy, why should see almost blank bulletin board, what is there after all above that? This day of dusk, after leaving when that schoolboy, without thing doable Xu Xiaozhan ors hard suddenly the curiosity in him heart, come to the side of of bulletin board. See bulletin board only a blank, glass is long did not swab, above a besmirch. Xu Xiaozhan narrow one's eyes has an eye, look carefully to the top left corner of bulletin board. Right now, the setting sun has not set completely. Xu Xiaozhan looked perplexedly a little while, suddenly, his pop eye, terrified the ground backed down two paces, complexion has become cadaverous and clinking. Because be in a moment ago, xu Xiaozhan notices, an odd picture is mirrorred was in on glass. That is back nearby schoolgirl dormitory building, and it is outside the window of dormitory Lou Silou, one wears the schoolgirl of gules dress, hanging on the wall tumbledown. Xu Xiaozhan sees the face of not quiet woman student, letting what he fears is, the schoolgirl's body is excessive and lightsome, drifting along with wind it seems that. Under Xu Xiaozhan shock, naturally face about looks at the window over there —— to the 4 buildings of schoolgirl dormitory building outside, what woman student to have? , is that schoolboy to watching bulletin board? , that schoolboy, be in the glass that passes bulletin board, observation drifts that along with wind " schoolgirl " ? Xu Xiaozhan wants to feel more more not be to one's liking, he dare not stay by bulletin board again, leave panic-strickenly. Be in of his face about flashy, he looked subliminally toward schoolgirl dormitory building, stopped hastily footstep. Xu Xiaozhan sees, support in the building of schoolgirl dormitory building, the station is worn a person, then the individual keeps bend forward be down look around personally, prepare to jump down it seems that. Xu Xiaozhan ate one Jing, cannot help crying, ran over to schoolgirl dormitory building. That preparation jumps the person of the building, it is that schoolboy that examines bulletin board everyday unexpectedly! Building of dormitory of schoolgirl of Xu Xiaozhan run to, it is to want block